1. 当前位置: 金德福网 > 新闻 >明星动态 >八卦现场 > 大话西游2心情故事:我在这里,从未离去

            大话西游2心情故事:我在这里,从未离去

            编辑:金德福网 金德福网手机版 2019-09-14

            金德福网讯:

               江湖路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谁也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只是从江湖来,往江湖去,听江湖事

              又离了江湖

              其实哪有什么江湖

              不过是

              人多了起来

              壹。

              【今年的大保健出来了!】

              【哇塞这兔子好看啊!】

              【切,好看有个啥用,也不知道能不能打】

              【我看不行,我有大猛击】

              【孟极不如我鸟女】

              【滚啊!在我水月面前你们都是垃圾】

              【???我孟极最厉害!】

              【P啊!我鸟女强!】

              月白忍不住笑出了声,虽然有几年没怎么好好玩游戏了,但是隐藏在游戏群里看大家拌嘴也是很有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随手点开鎏金宝鉴的新闻,一时被龙兔的造型晃了神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曾经有一只塔1的兔妖,她很是喜欢兔子的造型,那兔子带到50多级后来放生了,因为带不下其他宝宝了,她一度很是懊恼。

              后来游戏里结婚有了孩子,还去抓过长安东的小兔子,也是很喜欢。

              原来今年,出了兔子造型的召唤兽啊。

              抿了抿唇,月白决定,买一个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由于大网易的一系列举措,月白的抢购十分顺利,一套珍爱版到手。

              终于熬到了8月15日,月白第一时间登录游戏领取了龙兔。

              白白的一团,毛茸茸的,长长的耳朵,真可爱。

              想也没想,月白就把元气丹给喂了。

              不出所料,没变色。

              有些失望,但是也习惯了,几率这东西,算了吧。

              拖着一只龙兔,月白跑了好几个游戏场景,却是有些迷糊,地图,改了啊。

              贰。

              以前月白是路神,塔神,各种神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这一刻她站在五指山懵了。

              她恍惚记得有个人曾经带着她从大雁塔6层一路跑了下来,然后带着她去斧头帮,走的就是五指山。

              从长安到境内,到五指山,到斧头帮。

              这条路她记得死死的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现在变了。

              忽然双手有些颤抖,她打开好友栏,点开了添加好友。

              输入了那一串,她记了不知道多少年的ID。

              【您所查询的玩家不在线或已移民】

              似乎是松了一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她又转道去了海底,还好,这里没变。

              遇怪,随手一秒,死光了。

              想起很久以前,他们在海底练级,他做队长走错了路来到了海4,居然遇到了生气的老龙王。

              一群40级的渣渣自然打不过老龙王,他咬着牙一直拉血,让队友都跑了。

              最后战斗界面只剩下他一个人了,没跑掉,见了小白。

              也是后来在海3,她烧水法,他烧混。

              龟丞相烧水法简直完美。

              后来他说,你可以去卖身陪练啊,少花点钱可以。

              好像是这个道理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月白又踏上了五指山去斧头帮的路,秒3卖身只要8W。

              便宜的很,也算划算。

              叁。

              带着龙兔满大街的晃悠,最终还是回到了大雁塔。

              其实长安早就变了模样,不过是变得太早,也就仿佛没有变过似的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记得当初,她进塔还不认识路,也不懂有什么飞行旗,于是都是从塔里死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他那个时候手把手的带着月白从塔1跑到塔6,从塔6跑回塔1。

              后来月白成了塔神。

              龙窟凤巢也是,那些年走过的路,她一点儿没忘,每一个出口到哪里,哪里是捷径,她都记得。

              也是他手把手教的。

              可惜了,现在没什么用了。

              宝象国的路她不熟,波月洞在哪儿她几乎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更别说新的那么多地图。

              都说物是人非,现在好了,都非了。

              肆。

              灵光一闪,月白又一次打开好友栏,添加好友。

              这一次,她选择了跨服好友。

              还是那串ID输入,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跃入眼帘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的心里,咯噔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名字没变,人物没变,等级,变了。

              飞升161。

              明明离开时,是3转170。

              原来,他在啊。

              他在啊。

              他在的时候,他们一起杀过星,跑过环,种过花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还记得那次杀星,作为男人的他5冰冰住了一个。

              当然团灭了,那年头杀9星也是有风险的。

              还有他们烧WS,她其实一开始觉得SS比较好,因为风景好。

              后来他说,WS可以出13妖。

              不过直到他离开游戏,月白也没得过一个13妖。

              全是神兽丹。

              WS山神就是渣渣。

              伍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发送了好友请求。

              很快就通过了。

              对方问:你是?

              月白笑了笑,庆幸自己改了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随手输入了一个名字发过去,是他们共同的好友,也是和他不太熟,却和自己关系很好的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接着又熟稔道:好久不见啊,我刚回来,好友栏全是移民玩家,我这就看看,还有谁在。

              对方发了一个惯用的笑脸:原来是你啊,你也回来玩了啊?

              月白抿唇,回道:是啊,没想到你还移民了,真高端。

              对方发了个点头的表情:回来的时候好多人都不在了,我一个人也不知道去哪儿,就找了个热闹的区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忽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              过了一会儿,对方说:不如你也移民到我这里来吧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叹了口气:不了,我不走,我就在这里。

              对方又发了一个点头的表情:以后常联系啊,你VX多少啊?我加你吧!好久不见,我记得咱俩好像是一个城市的,有空见见啊!

              月白愣了下,双手颤抖的有些厉害,说道:不用了,又不在一个区了,我只是看看你是谁罢了。

              对方显然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复,发了个郁闷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没有说话,删除了对方的好友。

              陆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初入游戏的时候,拜师学艺,就遇到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也一直非常感谢他,教会了自己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装备的搭配,种族的加点,副本的玩法,各种各种。

              后来他走了,月白没有走,只是玩的少了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没想到的是,他回来了,又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其实月白的好友栏里早就没了他,只是那个ID,月白早就记在了心底。

              这一次,他是真的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一点儿也没拖泥带水。

              是吧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一直幻想着和他再见的那一天,没想到再见也是再见。

              原来于他,这里一无所有。

              不然,他怎么舍得走。

              好吧,好吧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仰起头,眼睛有点酸,电脑玩多了就是这样,真难受。

              又看着召唤兽栏的龙兔。

              真是不开心啊,你怎么不变色呢?

              月白摇摇头,看来啊,还是回流吧,我的兔子还等着我一起升级呢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点开游戏群,从来没说过话的她说道

              【谁在XXXX服务器啊?有没有大佬带我一程!】

              【哟,是妹子!】

              【哇,我是这个区的,居然还有人求带】

              【新人??】

              终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当初带的兔妖一直闯到龙宫,因为他说兔妖是垃圾,月白忍痛放生了。

              后来他送的龟丞相,也被月白扔了。

              直到他离开的时候,月白才明白,自己喜欢的,才是最好的。

              他从来不懂吧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懂的话,怎么会没有发现,月白只是改了个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他那么轻易的就信了,那个跨服找他的,只是随手敲出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月白以前,叫玉兔华。

              《广群芳谱花谱二七菊花一》:月下白,一名玉兔华,花青色白,如月下观之。径仅二寸,其形团,其瓣细而厚,叶青似水晶毬,长而狭,其背弓,其亚浅,其枝干劲挺,高可三四尺。

            更多精彩请关注金德福网,我们将持续为您更新热门资讯!

            娱乐热点

            -->
            闽ICP备17030834号-7